〔臺大教授許瑞祥專文〕面對未知病毒,靈芝如何提高免疫兵團的勝算?

「瘟疫不會遠去,下個SARS伺機而動」,2003年許瑞祥教授撰寫這篇靈芝抗SARS文章時,就預告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跑出一個新病毒來嚇唬人類。果不其然,2006年的H5N1禽流感、2009年的H1N1新流感、2015年的MERS,到今日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大約每隔四年就冒出一個新病毒造成人類恐慌。雖然病毒不同,但成功抗疫的首要關鍵一樣都是每個人自身的免疫系統。在衛生署認證具備免疫調節功效的產品中,能同時提升「特異性免疫功能」與「非特異性免疫功能」者唯有靈芝。抗疫聖戰,捨靈芝其誰?

文/許瑞祥

◎本文原載於2003年7月《健康靈芝》第21期29~32頁

右圖為2003年《健康靈芝》21期刊登本文的首頁,左圖為《健康靈芝》32期報導許瑞祥教授以2005年H5N1禽流感為主題的演講。提心吊膽的年代,更需養生保健的良方。任憑病毒變來變去,以不變應萬變的靈芝最是你我安身立命的依靠。

21世紀人類面臨的第一個瘟疫──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的挑戰,從中國、香港、新加坡、台灣、加拿大多倫多⋯⋯等地區紛紛淪為「疫區」,這個在華人社區急速散播的傳染病,不但考驗著流行病學的應變能力與醫療資源的調度整合,同時也反應出各地區人民的知識水平與守法的態度。

雖然世界衛生組織(WHO)所公佈各地區的SARS死亡率並不高,但因為對新病毒的所知有限,又沒有有效的特效藥或疫苗可以使用,才會造成全球民眾的恐慌。

小病毒釀大疫情
對人類來說,SARS是全新的病毒

新病毒的出現,提供了各國科研機構競賽角力的機會,彼此競爭分離鑑定的速度,拜現代分子生物學基因分析的技術精進,挾人類基因定序解碼的餘威,小小的病毒僅數萬個鹼基自然不會困難。

雖然SARS病毒已確認是冠狀病毒(coronavirus),但卻與已知的明顯不同。已知的冠狀病毒是很普通的病毒,人類的感冒有20∼30%是由它們所引起的。冠狀病毒在分類上屬於RNA病毒,根據RNA基因序列可分為三類,第一類感染對象以人和豬為主,第二類以感染人和牛為主,第三類只會感染鳥類,包括雞和火雞。基因序列顯示,SARS病毒介於第二與第三類之間,但和兩者都有超過50%的差異,因此被列為第四類新發現的冠狀病毒。


人類征服自然,病毒征服人類?

為何會有如此凶惡的新興病毒不斷產生呢?研究冠狀病毒權威,中央研究院副院長賴明詔院士認為,「人類與自然爭地,入侵野生動物的棲息地,尤其在南美洲、非洲等地區,使得許多原本只存在野生動物身上的病毒,有機會接觸到人類,就像伊波拉病毒和愛滋病毒,很可能就是從猴子傳染到人的身上。而這次的SARS病毒初步推測可能來自野生鳥類,因為它的基因結構和雞的冠狀病毒較近,但又不完全相似。此與首例病人來自廣東販售野味的餐廳,在捕捉處理野生動物的過程中,長期的接觸其身上的病毒而進入人體中,在產生適應人類寄生的突變株後,便開始以新興病毒的傳染病在人群中散佈。」


防範SARS,全新的經驗
抗煞三原則:圍堵、圍堵、圍堵

SARS的可怕在於沒有一個人有抗體,短期間沒有疫苗可以預防,沒有特效藥可以治療,一旦發生疫情,依照流行病學的操作,目前能做的就是圍堵,落實檢疫與隔離,阻斷SARS病毒的傳染,是阻止疫情擴散的唯一途徑。

有關SARS病毒的檢測與診斷,都是在病人出現症狀後才能測得,在發病前仍無法檢驗出誰受感染,誰又是帶原者。政府要求全民配合量體溫,期待在發病之初能早期篩檢,戴口罩出門可保護大家免受飛沫傳染之苦,勤洗手則能降低SARS病毒入口的機會。


廣告口水亂飛,民眾鈔票亂追

所有措施都只能被動地降低被傳染的機會,使得社會大眾在面對SARS流行的威脅時,無奈又無助。當人心惶惶愀然無助之際,只要聽說有抗SARS功效的,管它是鳳梨還是香蕉,先吃再說。

因此各種以提升免疫能力影射能抗SARS、防SARS的產品廣告,如水銀瀉地無孔不入的四處散佈,衛生機關的違規罰單與道德勸說,阻擋不了民眾在SARS恐慌中為求自保的企圖心。在預防勝於治療的大旗下,有根據的、傳說的、瞎掰的全都齊聚一堂,蠶食鯨吞這塊抗SARS大餅。


還是靈芝好

由於專業人士評估預防用的SARS疫苗至少還要四、五年才能上市,後SARS時期人們心中憂慮的不是來自於對病毒的重新認知,而是擔心自己的防護不足,無法承受與SARS病毒的第一次接觸。因此會對於新奇誇張的文宣產品全盤接受,深怕稍有遺漏就會使自身的防疫系統出現漏洞,結果是亂吃一通勞民又傷財。要知能長期食用、來源品質穩定而功效明確的產品,首推你我都熟悉的老朋友──靈芝。


靈芝如何提高免疫兵團的勝算?

由於SARS是新型的傳染病,因此沒有所謂正統的治療方法,更遑論主動的預防機制,這剛好提供了各種天然物來源的保健品與臨床應用藥品共同比較的舞台。對於新興病毒沒有先期研究的數據可以引證,因此本文將從靈芝已知的種種功效,來推估其作為我們抗SARS伙伴的合理性,作為後SARS時期民眾選擇的參考。

台大醫學院院長陳定信教授指出,受到急性病毒感染時,感染者大都只能靠自己的免疫系統,加上好的支持性治療。因此在討論對抗SARS病毒的第一個關鍵,就是每個人自身的免疫系統。難怪任何與免疫能力提升有聯想的產品皆會直接被包裝上市場,但在市面上琳琅滿目的保健食品中,真正被衛生署認證具備免疫調節功效的產品,卻是寥寥可數。而唯一擁有完整功效,能同時提升特異性與非特異性免疫功能者唯有一項靈芝而已。

因此本文以免疫功能為起點,逐步勾勒出靈芝在對抗病毒入侵、干擾病毒增生,與調節寄主免疫功能清除病毒的可能途徑,為靈芝作為預防SARS感染或緩解SARS症狀的開發應用建構理論基礎。


步驟1:強化免疫系統的巡邏警力

人類的免疫系統是精密而複雜的防衛體系。通常外來入侵的病原體,尚未對身體造成損害之前,會先被防守第一線的非特異性免疫系統中的吞噬細胞發現而消滅。唯有當大量的病原體突破人體的防線後,特異性免疫系統才會被徵召啟動,針對入侵的傳染病原產生專一性的反應,除了將其消滅外,並產生記憶性的抗體,以便下次相同病原體再來時能夠快速予以辨認。

由於SARS病毒是新種病毒,沒有疫苗可以預防,也沒有特效藥可以治療,因此在接觸病毒的感染源時,需要穿著全套的隔離防護設備。但若處於不知感染源在何處時,對抗病毒入侵的防線就是我們自身的非特異性免疫功能了,因此無論是吞噬細胞或自然殺手細胞的活性,都直接關係著宿主自衛能力的高低。

自1970年代起,有關靈芝萃取物能提升小鼠腹腔中巨噬細胞吞噬能力的研究,已經從動物體內做到體外,從細胞層級進展到分子層次。對於殺手細胞的活性研究,也從腹腔注射到口服餵食,亦皆證實靈芝萃取物經由多種實驗模式能提升吞噬細胞和自然殺手細胞的活性。在不慎接觸SARS病毒的同時,能適時發揮阻其入侵、早期消滅的積極作用。


步驟2:干擾病毒在細胞裡的複製程序

但若感染的病毒數量龐大衝破防線而在體內流竄時,必須找到配合的寄主細胞來複製病毒的基因與蛋白質,因此干擾其複製程序,將是防止病毒在體內滋生擴大的關鍵。

目前已知SARS病毒與後天免疫不全症候群(愛滋病)病毒HIV都屬於RNA病毒,因此在病毒複製前,必先經反轉錄酶(reverse transcriptase)將其自身的RNA複製成DNA後,再嵌入寄主細胞的染色體內,由此段病毒來源的DNA指揮寄主細胞完成其複製的工作。

1996年韓國學者Kim等人曾發表利用靈芝萃取物於體外抑制HIV病毒增生的作用,結果顯示靈芝子實體水萃取物中,低分子量部分與甲醇萃取物皆能抑制HIV病毒反轉錄酶的活性,在與T細胞的三天培養中,通過干擾病毒複製來抑制病毒增生達65%以上。


步驟3:干擾病毒的蛋白質合成途徑

受愛滋病HIV病毒基因控制的寄主細胞會在細胞內製造出蛋白質鏈,經特殊的蛋白酶(protease)剪切後,才會變成具有功能的病毒蛋白,因此挫其蛋白質合成途徑就成為對抗病毒的第三步驟。

1998年Min等和El-Mekkawy等分別從靈芝孢子和子實體中萃取出可以抑制HIV-1蛋白酶的三萜類化合物,其中有數種為具有開發對抗HIV-1蛋白活性酶的新化合物。由靈芝來源的三萜類化合物,無論是抑制HIV病毒反轉錄酶或蛋白酶的活性,皆顯示其於體外抑制病毒增生的能力絕非是憑空杜撰的。


步驟4:阻止病毒在細胞間散播

對抗病毒的第四步驟是阻斷病毒在寄主細胞間散播。在免疫系統中,干擾素(interferon)就直接參與此項任務,它會抑制受病毒感染細胞的蛋白質合成與病毒複製。另一項則是特異性免疫反應中的抗體生成,抗體會辨病毒表面蛋白質的某些特性,並進行專一性的結合,被抗體貼上標籤的病毒將無所遁形。

在前人的研究中已知,靈芝多糖體可增加寄主抗體的生成與誘導干擾素(INF-γ)的產生。在1997年王等的實驗結果證實,靈芝多糖體能刺激人類單核球分泌INF-γ等細胞激素來抑制異常細胞的分裂。

有關靈芝能增強體液免疫反應中促進抗體的生成試驗,從1990年代關始,相關的報告屢見不鮮,在經腹腔注射抗原的研究模式中,無論是餵食靈芝或松杉靈芝的多糖體,都有增加抗體生成的作用,此亦是靈芝成為健康食品的基本要求。

因此推論當病毒感染後,靈芝的活性成分能協助寄主對病毒進行多層次的保衛戰,從初步接觸的及時殲滅、摧毀其先發部隊,到干擾病毒複製增生,並加強寄主自身的抗體生成,讓體內殘餘的病毒能快速被辨識而清除,對於耽心病毒感染的無辜大眾不啻提供了相當的保護。


瘟疫不會遠去,下個SARS伺機而動
靈芝平撫人心

在SARS流行期間,每天劇增的病例與居家隔離的人數,不斷擴大的SARS陰影籠罩心頭,而使人心生焦慮,紛紛出現因恐慌而心煩、情緒不寧、精神不振、失眠多夢、頭昏頭痛等神經衰弱症候群的症狀。隨著不安的時間延長,將導致工作效率的降低或失誤率的增加,其對整個國家生產力的損失,無論是有形或無形皆高於SARS直接的衝擊。

因此本人認為,在此時期使用靈芝來預防或減輕SARS病毒的危害故然重要,但若能讓靈芝發揮其安神鎮靜的功效,讓大多數健康的民眾能有所依靠,改善焦慮引發的經神緊張或神經緊張現象,從神經系統、內分泌系統到免疫系統間的互相調節來扶正固本,才能使我們以平靜的心勇敢面對來勢洶洶的SARS。


靈芝寶刀未老

其實除了面對SARS病毒的挑戰外,人類每天要面對體內癌化因子的蠢蠢欲動,癌細胞的分裂與流通,各種細菌、病毒、微生物等病原環伺在側。加上個人飲食失調、勞逸不均、生活壓力與職場操勞,外在因四時運行、咋暖還寒冷熱交替之際,也正是病媒孳生、百毒亂竄之期。

新興傳染病將如古代的瘟疫成為歷史的一部分,但自然界快速失序的過程,各種瘟疫或怪病接連發生,將是現代人享受現代化時必須承擔的業障。而古老的靈芝曾伴隨人類二、三千年的文明演進,幫助通過多少次疑難雜症的考驗,又怎能在此次抗SARS聖戰中缺席呢?

目前最常被人類使用的紅色靈芝之一,松杉靈芝。(攝影/許瑞祥)
資料來源:靈芝新聞網